这位离开北京的设计师,拾取自然的零件,想把森林装进你的生活

手作 木艺 设计 饰品 创意 匠心

我们离自然有多远?

 

坐在高铁上从一个城市穿越到另一座城市,偶尔在隧道和隧道之间,看见一片山林,群山合围,一条清澈的溪水在两山之间流淌。窗前的风景转瞬即逝。是不是很像几年去一次的野生动物园,坐在车里,隔着玻璃被捕食的老虎围观。

 

 

我们离自然有多近?

 

我们的手机叫苹果,用的接线板叫小米,每天和棉质品亲密接触,超市里卖的都是来自长白山和丹江口的水源。大街上橱窗里的摆件和服装上的印花,从水杉到阔叶的热带灌木,都是鲜明的植物元素,透出人对自然的原始向往。

 

但是有多少人,真真切切的拥有过森林中的美,不是穿一件墨绿的大衣或者花俏的衬衫,也不是用一朵媚俗的红花自我标榜。我想带你用手指去接触自然,用皮肤去感知自然,用身体去沉浸自然。

 

 

如果可以,我想把一座森林戴在你身上。

 

不做设计之后,我把森林带回了家
 

我叫郭玲,曾经的梦想是成为一名顶尖的设计师,因为长期伏案,颈椎压迫到神经,被诊断不适宜从事设计工作,医生反复劝阻后,我仍想硬撑,但身体的负担逼得我不得不放弃工作,从公司辞职的那一刻,我觉得我的整个人生都失去了希望。

 

在收拾好行李离开北京的地铁上,看着那些攒动的人口和手臂,即便每个人像纸片一样挤着。我也觉得羡慕,因为即便疲惫不堪,他们却仍有盼头和期望,而我的理想,却在我的事业上升期,被身体逼得一败涂地。

 

在回老家养病的那段时间里,我把自己关在家里,做什么都兴趣缺缺。妈妈建议我去老家附近的山里转转。穷极无聊之下,我走进了我熟悉的森林,那曾是我童年的乐园。

 

 

去时已是深秋,即便是南方,草木也多少有些荒凉,却正好切中我的心境。我在林间不断的乱走,四处张望,没由来的捡了一些枯枝败叶,回家的公交车上,路人都奇怪的看着我,我也不管不顾的把它们带回了家。

 

 

家里爸妈也笑话我,说多少年不烧柴禾了,捡这些回来干什么。我却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,不断捡些松果、树枝、叶片回来。甚至用这些在林中拾捡到的素材装点自己的小小工作台。我看着那些被我捡回来的自然“遗物”,想象我的工作台上不断生长出一片森林。

 

得到树木的启迪,拥抱被自然激发的灵感

不去医院也不去山里的时候,我在家“组装”这些自然“遗物”。心情好的时候也会挑上一两件小玩意儿拍照发朋友圈。让我意想不到的是,这些植物手作在我的朋友当中受到了很大的欢迎,我北京的朋友甚至要找我订货。

 

 

受到了鼓励,我开始频繁的往山里跑,在漫山遍野中找到合适的“枯枝败叶”,有时候一下午才能找到一两件趁手的原材料。等我积累了一定的素材后,就开始创作新的作品。

 

我开始狂热的投入到创作中,全然忘记了之前的愤懑和不快。不能在电脑前完成设计的我,却在树木的启发下,用大自然的素材完成设计,这些我童年记忆中出现在森林里和灶台边的素材,重新点亮了我作为一个设计师的灵感。

 

在完成了一些作品后,我开始参加手作集会,认识了很多新的朋友,我终于完全从之前的失落中走出来。甚至我自己也举办手工课程,跟大家分享我的经验,和伙伴们一起,把看似平庸的枯叶、落花、灌木和干果重新变得的生动明亮。

 

 

用森林的遗物,把美变得清隽悠长

现在,作为一个用自然“遗物”创作产品的创客,我创建了“木兆”这个品牌,建立了我们自己的团队。

 

 

我的植物首饰与原生态家居饰品比起工业化生厂的产品,多了一份原生的独特,也体现着一份向往静逸生活的态度。

 

我们用植物制作的艺术装饰品,比起奢华的装饰,更能彰显出主人的品味和格调。我相信亲近自然是人的本能,对自然的感知和欣赏,存在于每个人天赋的感官之中,我们想用一个独一无二的植物首饰、原生态家居饰品,一次绝无仅有的"森林"工作坊。带你重回森林中的童话时代,把自然界动人的风景,戴在你的身上、融入到你的生活中!

 

这些都是我的作品:

为什么需要众筹

我们在创客星球发起众筹,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关注“木兆”这个品牌,让更多的人从“木兆”开始,触摸植被身上时间的刻痕,用森林的“遗物”,把生活之美变得清隽悠长。

 

众筹回报

支持选项
X
logo
创客星球客户端